當前位置: 首頁 > 嶺南商道

這股浪潮,正讓全球進入年輕人越來越值錢的大時代

2019-08-28 來源:嶺南商道
分享:

  本文由華商韜略原創

  首發于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ID:hstl8888)

1
      2019年7月23日,一封任正非簽發的總裁辦電子郵件截圖引發熱議。
      郵件顯示,華為決定對8位2019屆頂尖博士學生實行年薪制,年薪范圍在89.6萬元至201萬元不等。其中,兩人的  年薪制方案為182萬-201萬元/年;兩人的年薪制方案為140.5萬-156.5萬元/年;另外四人的年薪制方案也高達89.6萬—100.8萬元/年。

        輿論的焦點在“高薪”。一位入選博士的導師都表示:
      “這個領域(人工智能)、工業現在發展比較快,對人才的需求比較高,給的薪水比較高,這也是比較正常的。但是像(華為)這樣,有點太高了,我們都感到很驚奇,過去來說超過百萬的很少,鳳毛麟角?!?/section>
      華為的回應則是:
      “華為公司要打贏未來的技術與商業戰爭,技術創新與商業創新雙輪驅動是核心動力,創新就必須要有世界頂尖的人才,有頂尖人才充分揮發才智的組織土壤?!?/strong>
      實際上,以高薪聞名的華為早就是各大高校優秀畢業生的理想去處。
      據統計,清華、北大、復旦等全國排名前10的高校中,2018年畢業生去向最集中的企業就是華為。今年,在清華大學,華為共接收了167名畢業生,其中本科生2名、碩士生134名、博士生31名。
      華為敢用年輕人,尤其是少年英才,也同樣早有名聲:早在1996年,當時26歲、畢業于華中理工大學(今華中科技大學)少年班(15歲考入)的李一男,就已是華為的常務副總裁。
      雖然,后來的李一男辜負了華為和任正非的期待,但華為和任正非依然是相信年輕人,重用年輕人。
今年的一次講話中,任正非再次強調:
      “80后、90后也是有追求的一代人,他/她們不甘心平庸地度過一生,他/她們的觀念和行為具有很強的可塑性?,F在,活躍的奮斗華為人中,80%-90%是80后、90后,有些已成為地區部總裁?!?/section>
      “他們初出茅廬,憑什么?”這是很多感到自己被威脅、或者被輕視的老資歷們頻頻發出的質疑。但,擁抱年輕和年輕人的,又何止是華為。
2
      2010年6月,馬云前往臺灣參加創新論壇,看到臺下坐著的一幫手握臺灣產業大權的白發企業家,聽到主持人驕傲地告訴他,臺灣了不起,年紀這么大的企業家還在談創新,馬云的回應卻是:
      “這讓我很焦慮?!?/section>
      馬云說,創新是年輕人的事情,盡管有幾位老企業家干得不錯,但總體來說,應該是年輕人干得更好?!拔腋?nbsp; 金庸先生討論過,我說在他的小說里,年紀越大的人武功越高,這是違背規律的。我們應該把機會留給年輕人?!?/section>
      然后,他發出了那句著名的呼喊:
      如果你相信未來,就應該相信年輕人。你只有相信年輕人,才能真正地說:未來是美好的。
      與馬云擁抱年輕人相對應的,是阿里對年輕人的敢用和敢給。
      2015年,阿里宣布:一批更年輕的領導者將帶領阿里集團進入下一個階段——1972年的張勇將接任阿里集團首席執行官(CEO),阿里一線業務總裁也都將由70后擔綱。原CEO,1969年的陸兆禧將出任阿里巴巴董事局副主席。
      馬云還為此發表了致全體員工的內部信,信的標題就是:《這是年輕人的時代?。?!》
      在這封用三個感嘆號來突出年輕人的信里,馬云寫到:
     “經過幾年的努力,阿里巴巴管理層中70后占45%,80后的管理人員占52%,而60后只占3%,我們還幸運的有3000名90后的優秀年輕人加入了阿里巴巴集團?!?/section>
      馬云還在信里說:他辭去CEO一職,就是為了放手讓年輕人去干,他堅信公司的未來必須是在他們年輕力壯的時候制定并積累組織傳承的經驗和規則。
      “把握未來的最佳方法不是留住昨天或爭取保持今天,而是開創未來。我們永遠相信年輕人會比我們更能開創未來,因為他們就是我們的未來。投資年輕人群體就是投資自己的未來。
      身為“年輕力量”代表的張勇,既不是阿里的創始人,也不是阿里自己培養起來的管理人才,而是阿里從外部引進的職業經理人,他2007年加入阿里時才35歲,但卻不負眾望地大放異彩。

      2011年阿里將淘寶分拆成三家獨立的公司:C2C的淘寶網、B2C的淘寶商城(后改名天貓)和電商搜索引擎一淘。張勇出任淘寶商城總裁,當年11月11日,張勇就正式把“光棍節”變成“網購狂歡節”,銷售額從前一年的9.36億躥漲至52億元。2018年,這個數字已經升至2135億。
      此后,張勇帶領淘寶商城升級并更名為天貓,幫助阿里成功轉型。在那關鍵的一年,張勇39歲。
      今年9月10日,馬云將把阿里的董事局主席位置轉交給張勇,而張勇的背后,已又崛起一大批年輕人,在各個戰場執掌著阿里的江山。
      其中,最引人矚目的無疑是今年剛從張勇手中正式接過天貓法定代表人以及董事長兼總經理職務的蔣凡。這位85后青年,曾在推動阿里跑入移動互聯新時代立下汗馬功勞。
3
      絕對不止華為與阿里。
      去年,騰訊特別隆重地宣布了自己的再一次戰略升級和組織架構調整:扎根消費互聯網,擁抱產業互聯網。
      這次被馬化騰稱為是“騰訊邁向下一個20年新起點”的主動革新,騰訊除了立下“助力產業與消費者形成更具開放性的新型連接生態”的新目標,也同時對組織的年輕人做出了大要求。
      其中一個硬指標是:必須把20%晉升的機會留給年輕人。在公司20周年會議上,總裁劉熾平更強硬表態,未來一年內,要有10%不再勝任的管理干部退出來,給年輕人讓路。
      而過去這些年,幫助騰訊在游戲業務問鼎世界的功臣之一,就是一位年輕人——早在2012年就從騰訊業務總裁被晉升為騰訊COO的1979年生人任宇昕。

      華為、阿里、騰訊彰顯年輕態的另一邊,是一浪高過一浪的年輕化浪潮正在中國企業界掀起。
      今年年初的互聯網裁員潮中,被辭退的員工多為年齡較大的中層干部;與此同時,“35歲成為職場門檻”的新聞不斷刷屏,不少企業的人事部門負責人被告知:總監級以下的崗位,80后以前的簡歷不看了,有的甚至被提高到85后、90后。
      這背后深層次的社會因素錯綜復雜,但現實已然是這樣了。
      包括前些年在互聯網浪潮中顯得被動的蘇寧,也正在大步奔跑向年輕化。
      蘇寧董事長張近東說,未來所有的企業都是互聯網企業。所以,蘇寧要想一直保持競爭優勢,就要讓年輕人的優勢凸顯出來,“年輕就意味著創造力和創新力”。
      早在2002年,張近東就親自撥款3000萬元作為啟動資金,設立了面向全國大學應屆畢業生的員工招聘、培養計劃。這個因首批共吸納了1200名應屆生而得名的“1200工程”,至今已經連續實施17年,也為蘇寧建立起了一支年輕人為主力的團隊。
      據蘇寧CHO孟祥勝介紹,目前蘇寧80后干部占比72%,90后干部占比12.8%。
      至于今日頭條、美團、滴滴,其創始團隊都是年輕化的,這些年輕人所創造出的成績,正在持續刷新大眾認知。
      不光是互聯網、科技公司,越來越多轉型升級的傳統企業,也在去掉傳統二字的同時,大幅度讓自己從人開始年輕化。其中一個著名的例子,就是新希望的劉永好。
      這位傳統行業成長起來的首富,近些年最投入、甚至最自豪的是,讓新希望越來越新。他讓80后的女兒接了班,也讓一大批80后走到重要崗位。如今,新希望三千多名中層管理干部,平均年齡已在30歲左右。
      大大小小的會議、論壇,劉永好都在呼喊,要敢于放手讓年輕人做事,并強調這是最重要的。甚至,他還把企業要大膽啟用和培養年輕人,實現企業干部年輕化,寫進了全國人代會議的建議。
4
      不只是中國,讓隊伍越來越年輕,也是全球企業界正在掀起的大浪潮。
      美國調查機構PayScale數據顯示:2018年,蘋果、谷歌、臉書、領英四家公司員工的平均年齡分別是31歲、30歲、29歲、29歲。
      過去十年里,美國各大企業紛紛將自己的工廠移向城市外圍,移到日益衰落的東海岸和中西部地區。但是,自2 016年起,美國公司開始了反方向移動:
      當年六月,麥當勞完成了從郊區向芝加哥市區的轉移;當年八月,通用電氣公司的高層管理團隊關閉了位于康涅狄格州菲爾費爾德的辦公地點,搬至波士頓的市區。
      “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城市相比于30年前更具有吸引力,年輕人也更青睞于城市?!惫鹕虒W院教授大衛·柯林斯(David J. Collins)說道。
      為了年輕人,美國企業紛紛“進城”。
      科慕公司首席執行官馬克·魏格納諾也在當時做出了相似的決定:在城市發展,有利于吸引更年輕的員工。
      魏格納諾說:“我們的勞動力在不斷變化著,因此我們也希望公司所在地能夠吸引千禧一代。這一代人更習慣于都市生活和公共交通系統,他們不愿被束縛在一個只有一個咖啡廳、或者隔壁就是購物中心的大樓里?!?/section>
      目光再轉向更東方——以科技著稱的日本。
      日本社會素來崇尚“論資排隊”,工齡越久,資歷越高,拿得越多。但隨著“第四消費時代”(自由選擇的消費)的來臨和日本老齡化的加重,年輕人在社會地位的重要性日益明顯。
      老一代人也逐漸意識到,他們的確需要年輕人的幫助,才能趕得上如今時代的飛快步伐。這種內在的驅動力正在動搖傳統觀念。
      首先明顯年輕態起來的是建筑行業,如今正在因此發生提高起薪的連鎖反應。大成建設2018年4月將本科畢業生的起薪提高1萬日元,達到24萬日元,將高等??茖W校畢業生綜合職位的起薪提高1.5萬日元,達到22萬日元。
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2018年碩士畢業生的平均起薪為23.87萬日元,本科畢業生為20.67萬日元,高中畢業生為16.51萬日元,均創歷史新高。
      很多中老年員工因此陷入憂慮。
      一位50多歲的男性員工表示:“由于工作方式改革(減少加班),加班費也減少了,和10年前的50多歲員工相比收入變少……說實話很不甘心,覺得輸給年輕人。
       然而,社會發展的腳步并沒有因為他們的憂慮而放緩腳步,反而愈演愈烈。
      日本經濟新聞基于厚生勞動省的工資統計表分析發現,在員工人數超過1000人的企業中,40-44歲男性員工的平均年收入在2008年為797萬日元,2018年則減少至726萬日元。45-49歲男性員工的平均年薪,也減少了50萬日元左右。


  ▲圖片來源:搜狐網

  

5
       何止是當代企業界,在人類幾千年社會進程中,年輕人的創造力也從來不輸中年人,甚至更勝一籌。
       拜大司馬,與大將軍衛青同掌大漢軍政,一戰揚名的那一場,霍去病僅帶八百輕騎直擊匈奴于漠南,幾乎令敵軍全軍覆滅。那一年,他17歲。
       滅鰲拜、平三藩,收復臺灣,寫下千古一帝傳奇的,是康熙。干這些事時,他分別15歲、24歲、30歲。
       知識若沒有常年積累必不能厚積薄發,也不盡然。
       比如牛頓,在26歲以前就完成了他在物理界的所有發現。而他活了84歲。
      再比如列寧,在24歲就搬出了改變世界的著作《什么是人民之友》。
      1905年,愛因斯坦提出了讓他后來獲得諾貝爾獎的光子假設,成功解釋了光電效應,并創立了狹義相對論。那時,他26歲。
      2015年,85歲的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成為首獲科學類諾貝爾獎的中國人。而讓她獲得這個獎項的青蒿素,是她42歲時就已取得的成就。
      眾多諾貝爾獎得主,都是在40歲以前就創造出了最輝煌的成就。只不過,很多是到了白發蒼蒼才拿到了獎。
      文藝界同樣如此。
      《家》的問世,不是在巴金歷經人世滄桑之后,而是在他24歲之年。
      同樣的24歲,泰戈爾出版了詩集,狄更斯發表了震驚文壇的《皮克威克外傳》,高爾基亮出了他的《馬卡爾·夢特拉》。
      半年時間繪成《千里江山圖》,以一幅畫名垂千古的王希孟,畫成這鴻篇杰作那年,18歲。
      畢加索很早就決意獨樹一幟、“亂涂”起步;后被齊白石老先生口中贊譽的最好畫作,是畢加索15歲時的作品。
      當時光軸移到現代,以科技改變世界的時代,還是如此。
      在美國,哈佛退學青年比爾·蓋茨,創立微軟公司那年不到20歲;休學青年喬布斯與朋友在自家車庫創立蘋果公司那年,也才21歲。
      在中國,后入選“中國30位30歲以下的創業者”和《財富》“中國40位40歲以下的商業精英”的張一鳴,創立今日頭條那年29歲;解放了國人雙腿的“美團”,由王興在31歲時開始打造。
      世界經濟已步入愈發依賴科技創新的時代,科技創新對產業企業的改變也愈發快速而深刻。舊的模式,舊的經驗,甚至舊的能力,正在加速瓦解。
      年輕人在適應科技創新方面有著天然優勢,飽含建立自我、追求自我的企圖心與好奇心,客觀現實中可以輕裝上陣、全身心投入工作。這些,都是在新時代競爭中跑贏中年人的優勢。
      當然,也包括成本更低。
      這些因素的綜合,成就了全球企業界猛刮的年輕化大浪潮。這股浪潮,也讓全球進入年輕人越來越值錢的大時代,甚至是史無前例的年輕人大時代。


广东11选5走势